幸运赛车走势图200期|幸运赛车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
歡迎來到漯河司法行政網 網站首頁加入收藏

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網站欄目 > 律師與公證

非法吸收190余萬元 “會主”獲刑

時間:2019年02月11日 來源:中國普法網 作者: 點擊:543次

李潔 張祖豪

時間:2019年1月23日

地點:浙江省溫嶺市人民法院

案由:非法吸收公眾存款

案情:彭某以“做會”的形式向 50多名不特定人員非法吸收資金190多萬元,被判處有期徒刑兩年三個月,并處罰金15萬元,退賠各被害人違法所得。

案情回放

“標會”又被稱為互助會、抬會等,最初的標會是民間一種自發的資源互助行為,多為婚喪嫁娶臨時應急的一種籌款辦法。后來,“標會”逐漸演變成為一種民間融資的手段。

溫嶺是全國股份合作制企業的發源地,民間資本活躍,給“標會”的發展提供了肥沃的土壤。金額水漲船高,規模越滾越大,許多以會養會、發展下線會腳(即“標會”中的會員)獲取巨額回報的現象屢屢發生。

今年48歲、只有小學文化的彭某,最先是為了還人情而參與“標會”,小試身手便“掙得了不少鈔票”。嘗到甜頭的她,認為這是一個掙大錢的好方法。

隨后,她大張旗鼓地聚集人來做“會”,成為遠近聞名的會主。彭某的每只“會”雖然回報不是最高的,但都刻意包裝成“穩妥、可靠、大家爭相購買”的假象,對初次想要參加的會腳,彭某往往會直接拒絕,表示“人已經滿了,等待下一只吧”。

正是這層難買到、很搶手的迷霧,讓彭某的“會”很受青睞。僅2014年3月至2018年7月間,她便組織做會19只,吸收存款190余萬元。

拆東墻補西墻,窟窿也只會越來越大。2018年8月30日,已無力彌補資金窟窿的彭某向溫嶺市公安局投案自首,并如實供述其涉案事實。

2018 年 12 月 25 日,溫嶺市人民檢察院以彭某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向溫嶺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庭審現場

1月23日下午14點50分,審判長敲響了法槌,庭審開始。

站在被告人席上的彭某很是憔悴,身穿黑色毛衣,一直低著頭沉默不語。此時,已經很難將她與擁有一張“生意嘴”,吸收了190余萬元公眾存款的“會主”聯系起來了。

旁聽席里座無虛席,有她的家人,也有被她騙了錢的被害人。

案卷有厚厚的兩大摞。單是作為證據的微信轉賬截圖、銀行賬戶存取款復印件和“標會”會單等證據就有近兩百張,公訴人對每只“標會”的時間和標會金額進行大致概括,就念了十多分鐘。

公訴機關認為,彭某未經有關部門批準,利用民間“標會”的形式,非法吸收資金達196萬余元,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鑿、充分,應當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被告人,你對公訴機關起訴指控的犯罪事實及認定的罪名有無異議?”審判長問。

“無異議。”彭某回答。

“是否自愿認罪?”

“認罪”。

庭審中,控辯雙方圍繞著彭某是否向社會公開宣傳、具體涉案金額是多少、是否具有償還能力等問題展開了激烈的辯論,分別發表了自己的觀點。

是否向社會公開宣傳

“彭某以做會形式向 50多名不特定對象非法吸收資金。”公訴人說。

公訴人還舉了一些例子:被害人潘某某與彭某既非親友,亦不是同事、鄰居關系,在做會之前,他們甚至完全不相識。

彭某認為,她只是做會,并沒有主動向社會公開宣傳,很多人是自發提出要跟著做會,不是她拉攏來的。公訴人所列舉的被害人,是其親友介紹,自愿且非常積極地想要做會腳的。

公訴人還表示,那些所謂自愿的被害人,多為彭某授意其親友傳播“做會很穩”而參加進來的,而且有些被害人在猶豫不決時,彭某也會極力鼓動他們做會,還表示她會繼續參“會”的意思。

具體涉案金額到底是多少

公訴人認為,彭某自2014年3月開始做會以來,非法吸收公眾存款在190萬元以上。

但彭某并不認可。

“我自己也有參與其他人做的好幾只標會,其中就包括我的好幾位會腳。我在他們的標會中,做會金額有幾十萬。”彭某小聲地說著,并建議審判長應當把這部分數額予以剔除。

公訴人當庭出示了證人證言,來證實雖然彭某將一部分做會所得投入其他被害人擔任會主的一些標會中,但在被害人王某等發起的標會中,有40余萬元未給過錢。

“另外有一個金某某的會,在2017年9月10日,雖然會單上會主是我的名字,但當時是她找我幫忙做會,所以會主掛的是我。我的會倒了以后,那些來我家討要會錢的人,金某某當場也表示過這個由她來付,是她的會。”彭某說。

公訴人表示9月10日做會的相關情況能與金某某的供述印證,但相應金額都已經提前扣除。

被告人是否具有償還能力

彭某自稱有他人600萬的債權,但盡是她先前應會所要支付的,在其他人的會相繼倒臺后,這些款項已經很難拿回來了。

然而自己的會倒了以后,她卻還不清醒,仍舊以為自己的做會是一個很好的籌措資金手段,“如果潘某某和程某某能將我應會的五六百萬還上的話,我不僅能把我的會全部還清,還有進賬。”

公訴人則認為:經過審計,彭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金額超過190萬元,已經遠遠超出了她的償還能力。

“現在法庭辯論終結,由被告人作最后陳述。”審判長說。

“我希望判輕一點。”

“你為什么都不想著如何償還被害人損失,盼著自己能夠判輕一點。”審判長反問道。

等待審判長的卻是彭某的沉默。

“公開審理到此結束,現在休庭,待合議庭評議后,本案將作當庭宣判。”審判長敲響了法槌。

半小時后,審判長再次敲響了法槌,“現在繼續開庭!經過今天的開庭,對彭某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一案宣告一審口頭判決。”

法院經審理認為,彭某未經有關部門批準,利用民間“會”形式非法吸收資金,擾亂社會秩序,犯罪金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公訴機關起訴指控罪名成立。鑒于彭某案發后自動投案并如實供述其涉案事實,系自首,且當庭自愿認罪,決定依法予以減輕處罰。

綜上,法院作出前述判決。


------分隔線----------------------------
幸运赛车走势图200期 极速16全包挂机模式 同花顺棋牌下载 江苏快三大小计划免费软件 pt游戏交易平台 官网好运来app下载 时时彩走势图 blr巴黎人娱乐 北京塞车开奖结果 187极速时时开奖网 2019绝杀一行半波1一15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