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赛车走势图200期|幸运赛车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
歡迎來到漯河司法行政網 網站首頁加入收藏

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網站欄目 > 法律援助

長輩動孩子的紅包 沒你想的那么簡單

時間:2019年03月01日 來源:中國普法網 作者: 點擊:415次

倪世欣

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壓歲錢也開始“水漲船高”。春節期間,有的孩子甚至收入過萬。然而,父母經常說:“你還小,爸媽先給你存著。”聽著合情合理,可是往往這錢存著存著有時就消失不見了。那父母是否有權使用孩子的壓歲錢?

浙江樂清的一位母親取走存在未成年子女名下的56萬元壓歲錢,被老公和子女告上了法院。樂清市人民法院判決母親不僅要還錢,還要賠償利息損失。

2002年,樂清女子紫琴(化名)結婚,后生下一女二子。2012年春節,紫琴的婆婆給孫女孫子分別包了一個大紅包,一共是56萬元,用定期存款的方式存在3個孩子名下,存單由紫琴保管。后來,因夫妻感情出現問題,紫琴提出離婚,但法院駁回了她的請求。提出離婚后,紫琴以監護人身份,憑戶口本和自己的身份證,去銀行取出了孩子的壓歲錢。丈夫和三子女向法院起訴紫琴,要求還錢。

壓歲錢在民俗文化中寓意辟邪驅鬼,保佑平安。春節時,長輩將事先準備好的壓歲錢放進紅包贈送給晚輩,希望晚輩可以平平安安度過一歲。可以說,給孩子們壓歲錢,包含著長輩對晚輩的關切之情和深切祝福。而對于孩子們來說,收到紅包是過年時最開心的事。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孩子們收到的紅包形式多種多樣,紅包金額也是“水漲船高”,多的甚至可以達到數十萬元。現實中,孩子收到的壓歲錢多半是“上繳”給了父母保管。然而這看似再正常不過的行為,其實也涉及不少法律問題。

紅包到底屬于誰?

逢年過節,親戚朋友間都會互贈對方子女壓歲錢,以示感情的親密與節日的喜慶。在物質匱乏年代,百姓生活艱苦,壓歲錢數額不大,僅僅是圖個吉利。可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壓歲錢的數額也漸漸地大了起來,對于壓歲錢的處理方式和看法也有了變化。

有人認為,給紅包就是親戚朋友間的“禮尚往來”,自己的孩子收到紅包后,作為孩子的父母,也要相應給對方的孩子同等數額甚至更大金額的紅包。由此可見,紅包不是白給的,而是通過家長之間財產的交換而來的,不能視為孩子自己的財產。

不過也有人認為,長輩給孩子的紅包,應該屬于孩子所有,家長不能霸占,否則是對孩子財產的侵犯。

從法律角度來看,孩子的壓歲錢是別人給的,這應當屬于孩子獲得的“贈與”,獲贈的財產當然應該屬于孩子所有,不能視為家長的財產。

也就是說,家長互相給對方孩子紅包的過程是兩個并行的贈與行為,不能直接忽視掉孩子這個受贈人的主體地位,而僅僅看到是兩筆錢的一來一往,而將其合并成一個行為。即使有一方家長沒有實施贈與紅包的行為,也不會影響另一方家長贈與紅包行為的成立。孩子作為未成年人在實施民事法律行為時,父母雖然作為監護人代理其進行民事活動,但這種代理并非是取代未成年人的獨立法律地位,實體的權利、義務仍由未成年人自己享有或承擔。所以,紅包應該屬于孩子所有。

誰可以使用紅包?

隨著紅包金額的不斷增大,孩子很難合理地支配這樣一筆錢款,所以通常做法是由家長代替孩子保管。有人認為,考慮到孩子年齡小,花不了那么多錢,而且有時孩子自己拿著錢還會亂花,有的家長索性就將孩子的紅包收歸大人保管支配,這也無可厚非。那孩子的紅包,家長能不能花呢?

根據我國民法總則第三十五條第一款規定:“監護人應當按照最有利于被監護人的原則履行監護職責。監護人除為維護被監護人利益外,不得處分被監護人的財產。”據此,父母可以替孩子保管處分壓歲錢,但前提必須是為維護孩子的利益,如為其購置生活、學習的用品,為其報名參加興趣班、夏令營等。但如果家長將孩子的壓歲錢拿來為自己購置奢侈品、出門旅行,這實際上就使孩子的財產遭受了損失,既違反了法律的相關規定,也違背了立法保護未成年人權益的宗旨。

民法總則第三十四條第三款規定:“監護人不履行監護職責或者侵害被監護人合法權益的,應當承擔法律責任。”所以,孩子的紅包,家長還真不能隨意處分。

既然紅包是屬于孩子的,那孩子們可以自由支配么?隨著我國經濟、社會的飛速發展,我國青少年成熟年齡普遍提前,認知能力有所提高。孩子們的自主意識也日益增強。因此,2017年10月1日起施行的民法總則已將無民事行為能力人的年齡由原來規定的十周歲降低至八周歲,即八周歲以上的未成年人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實施民事法律行為由其法定代理人或者經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認,但是可以獨立實施純獲利益的民事法律行為或者與其年齡、智力相適應的民事法律行為。不滿八周歲的未成年人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實施民事法律行為。如孩子使用自己的紅包錢或者零用錢購買一些零食或者小額學習用品,或者將其購買的零食、小額學習用品贈與小伙伴,這樣與其年齡、智力狀況相適應而實施的民事法律行為是合法有效的,不必經其父母同意或追認。再比如初中生到商場為自己購買了一臺電腦、手機等,這種行為是否有效呢?這是不能一概而論的。首先要具體考慮這種消費是否為其年齡、智力狀況足可以理解和表達的,且還應當結合當地經濟水平高低以及家庭消費觀念等因素,多方面綜合來認定該購買行為是否屬于正常的“民事行為能力范圍。

現行法律設置監護的目的是保護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和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的合法權益。父母作為子女法定監護人在履行監護職責時,應當遵循最有利于被監護人的原則。在作出與被監護人利益有關的決定時,應當根據被監護人的年齡和智力狀況,尊重被監護人的真實意愿。孩子雖然未滿十八周歲,還不具備完全的民事行為能力,但是其已經可以在自己的智力范圍內進行購物或其他處分其財產的活動,家長不能完全剝奪孩子的這種權利。對于可以自主表達想法的孩子,家長在保管、處分其紅包的時候,也應當充分考慮孩子的意見,并正確地引導孩子合理使用壓歲錢,讓孩子養成勤儉節約的好習慣。

盡管父母私自挪用孩子的壓歲錢是違法行為,但是壓歲錢畢竟主要涉及家庭內部的關系,不宜依靠法律進行約束,除非是發生特別嚴重損害到未成年人權利的行為,當事人才可以用法律武器來保護自己。

案例鏈接

女大學生起訴父母 要求返還5.8萬元壓歲錢

云南一女大學生因父母離婚后不愿支付學費而將父母訴至法院,討要5.8萬元壓歲錢交學費。

女大學生小娟的父母因感情不和,于2010年11月協議離婚,小娟由母親撫養。離婚后雙方又因對小娟的撫養及婚后財產分割等問題多次對簿公堂,導致雙方間的矛盾和隔閡不斷加深。

2016年7月,小娟考上了昆明某大學,但其父母因矛盾和隔閡太深,雙方都不愿主動承擔小娟上大學的費用,小娟為學費、生活費犯起了愁。無奈中,小娟的奶奶出面想辦法湊夠了第一學年的學費,小娟才得以順利進入大學報到。后小娟在奶奶的支持下,以要求父母返還壓歲錢交納大學學費為由,向云南省安寧市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安寧法院受理案件后,承辦法官了解到,小娟父母因為雙方多年來的矛盾和隔閡,不愿意支付孩子的學費,導致小娟不得已以要求返還壓歲錢為由,讓父母為其支付學費和生活費的事實。法官認為“一判了之”并不能盡快解決小娟的燃眉之急,也無助于修復已經破裂的父女、母女親情,遂確定了“釋法析理,盡力調解、疏導”的辦案策略。

經法官調解,小娟父母最終同意每月定期向小娟支付大學期間的學費及生活費共計1500元,直至小娟大學畢業。

孩子壓歲錢不能按夫妻共同財產處理

張亮和李蕾是一對“80后”夫妻,育有一子張明明(未成年)。張亮和李蕾因為感情不和,婚姻關系早已名存實亡。雙方協商后決定孩子張明明由李蕾撫養,對夫妻共同財產的分割也基本達成一致,但對于如何處分張明明歷年攢下來的壓歲錢卻出現了重大分歧。

張明明現年8歲,自出生以來每年過節以及過生日時,親朋好友都會給他包一個紅包。夫妻倆將兒子的紅包錢存入銀行,已累計數萬元。因為孩子年紀小,沒有開辦銀行卡,就將上述款項存入了其父張亮的名下。

張亮認為,每年自己家親戚給孩子的壓歲錢、過生日的紅包是大頭,而且存儲于自己名下,屬于家庭共有的財產。而且離婚后孩子將隨李蕾生活,若多年積攢的紅包錢不進行分割而全部給孩子,則相當于給了李蕾,對自己不公平。

李蕾則認為,既然兒子張明明在離婚后由自己撫養,屬于張明明的紅包錢就應由自己保管,而不應作為共同夫妻財產分割。雙方由于無法達成一致意見,張亮訴至法院要求離婚,并要求對包括紅包錢在內的夫妻共同財產進行分割。

法院經審理后認為,張明明的紅包錢是父母及親戚朋友對張明明的贈與,雖存儲于其父張亮的賬戶中,但仍屬于張明明受贈的個人財產,而非其父母的夫妻共同財產,父母無權分割。最后,法院判決2人離婚,婚生子張明明由李蕾撫養,對夫妻共同財產亦依法進行了處理,紅包錢則不在分割之列,而由被告李蕾代為保管。

壓歲錢被奶奶取走 孫子起訴討回

2014年7月,濤濤的父母協議離婚,濤濤跟隨母親共同生活。

眼看著濤濤的戶口就要轉出,也許是覺得孫子馬上要成為“外家人”,短短幾天內,濤濤的奶奶施老太分多次將孫子銀行卡里的壓歲錢取走,共4.5萬余元。

對于濤濤的媽媽朱女士來說,這筆屬于兒子的壓歲錢顯然不是小數目。濤濤和她多次向施老太討要,都沒有結果。無奈之下,她和濤濤把78歲的施老太告上了法庭。

法庭上,施老太辯稱,濤濤銀行卡里的錢并不是給他的壓歲錢及生日禮金,而是自己的工資存款,她只是用了濤濤的名義開了戶而已,所以這些錢仍然是自己的。

施老太的說法讓濤濤和朱女士慌了神,卻沒能瞞住法官的“法眼”。細致的法官發現,該賬戶的存款時間十分有規律,都是濤濤的生日或者春節前后,施老太“這是工資存款”的說法,在邏輯上說不通。

何況,在自己有銀行卡的情況下,施老太也無法解釋為什么要大費周章地存到尚未成年的孫子的卡里。

同時,按照相關規定,錢款存入儲蓄機構后,個人便可憑有效證件隨時進行支取、掛失等,并不需要憑借存折和密碼。

因此,贈與的行為自錢款存入時就已經完成了,施老太未經濤濤同意擅自取走存款,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權益,應當予以返還。


------分隔線----------------------------
幸运赛车走势图200期 安微快三大小全天计划 稳赚包6肖3期必开一期 山东时时网 时时彩计划稳赚 北京塞车pk拾开奖 竞彩足球怎样买最稳 棋牌娱乐app 极速赛车有软件吗 吉祥三公游戏下载 梦升娱乐